有书隐于林

就是说真的真的完全没有雷点

【鬼菊】记忆碎片

  前文:【鬼菊】献祭 


    #月关是魂兽给老鬼献祭设定#


    #小学生文笔#


    #私设成堆#


    #开挂爽文走向#


    #ooc预警#


    #非连续性文本阅读#


本人小说动漫漫画都只看过鬼菊相关片段,所以私设会非常多,建议不要带脑子看。

为了防止坑掉整个系列可能都会以小片段的形式走。

情感上偏爱武魂殿。

不一定只有月关是魂兽。




以上真的都没有问题吗?







       鬼魅几乎不曾失去意识——尽管不甘心,也不情愿,但他几乎猜得到,自己很快就会迎来苏醒。

       那朵独属于鬼影的娇花立刻浮现在眼前,那种只会对自己展露的笑容,包含着些许隐隐约约的青涩……

       鬼魅一振,反应过来环顾四周。

       是狩猎魂兽时会驻扎的营地,以及年轻了不少的月关。

       “你总是盯着我干嘛?伤口还疼吗?”眼前的月关靠了过来,那对醉人的瞳孔中还带着单纯与真挚,“给我看看,我再包扎一下。”

       “不,我没事。”果然,身后传来阴沉的答复,一回头,是当时的自己。

       记忆中的鬼魅躲躲闪闪的眼神被月关捉了个正着,一句句担忧的话语环绕在耳畔。

       鬼魅记得,在一次狩猎魂环的过程中,他们碰到了一只很强大的魂兽,危机时刻,月关毫不犹豫地挡在了鬼魅面前,而相应的,鬼魅也拦下了另一只躲在暗处的魂兽的袭击。

       虽然二人均有受伤,但这两只配合默契的魂兽也自然而然成了他们的魂环,也正是这一次,鬼魅想明白了……

      “月关。”

       我知道下一句是什么。鬼魅望着那个打断了月关的滔滔不绝的自己这样想着。

       “我,喜欢你。”

       不错了。那时,两人刚一起达到60级,狩猎完第六个魂环。

       看明白了双方互相靠近的心的鬼魅,思量片刻后选择了告白。

       “老鬼……?”月关似乎有些吓到了,愣了好一会,而鬼魅就这样看着他,静静地等待着答复。

       “我也是……”不久后,月关挣扎着微红着脸开口道,“但是……可以等我一下吗?”

       “需要思考的时间?”得到有些出乎意料的答案的鬼魅歪了歪头。

       “不,不是,我忍不住现在就想答应你。”月关抬起头认真地望着鬼魅,眼中的那种幽深甚至让鬼魅产生了一种陌生感,“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也喜欢你,但是,可以再等我一下吗?”

       似乎是猜到了就算再追问下去也只会得到相同的答案,当时的鬼魅只是点了点头。

       相处了这么久,他早知道月关藏了不少秘密,也不曾尝试过去探索其中的细节。既然已经确认了对方的心意,那么他可以等,等月关接受两人的关系,等月关能够放下心来,亲口将那份秘密告诉自己。

       鬼魅旁观着这段记忆,叹了口气。他记得自己并没有等太久,两人刚满70级,月关便迫不及待地投入了自己的怀抱——当然,那时的鬼魅对恋人这一系列举动背后的原因浑然不知。

       眼前的景象模糊了,一恍,变成了另一个样子——武魂殿的房间。

       鬼魅立刻就知道了,这正是自己刚刚想象的场景。

       两人刚满90级,前去狩猎第九魂环的前一个晚上。

       月关站在窗前,迎着月光,而鬼魅则在他背后望着他,等待他开口。

       那时的鬼魅早已清楚,带着怎样的神情的月关是想要认真地谈论某件事的。

       “老鬼。”月关背着光,转过头来开口道。

        鬼魅注意到,记忆里的自己此刻好像比印象中还要紧张。

        “你杀了我吧。”

        “!……”

         正如鬼魅只是震惊却并没有追问原因一样,月关也没有浪费时间解释原因。

         那时的鬼魅已经90级了,已经可以辨别出了。

       那股力量远超认知中月关应有的实力。

       自己的恋人,是十万年魂兽。

       “要是真成了武魂殿的长老可就不能回头了,如果这魂环魂骨一定要给谁的话,我只想给你。”

      “别怪我在这种时候提这种事啊,毕竟如果你的第九魂环不来自我的话我真的会很困扰。”

       “当然,就算忍不住也别现在动手哈,等明天我们演一下,到时候我们先找个理由脱离队伍,你后再想个办法顺理成章地杀了我,应该会……老鬼?”

       鬼魅没有说什么,只是上前轻轻抱住了月关。

      “收一下吧。”鬼魅轻声说道。

      “什……”月关一愣,又笑了出来,“是指气息吗?没关系的,如果被发现了你就可以直接动手了~”

       “……你不会被发现的。过去不会,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

       于是在那个越收越紧的怀抱中,月关叹了口气:“你真的考虑好了吗?吸收了第九魂环后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啊……如果一定要有那一天,我希望那个人是你——那个人只会是你。”

       “不会有那一天的。”

       “我不会让任何人拥有你的魂环。”

       没有什么坚定的海挚山盟,也没有慷慨激昂的论述,只是在月光下普通的交流,将一个秘密揭露,然后又深藏于心底。

       最后,简单地交换一个承诺。

       鬼魅旁观着这一幕,脸色阴沉了下来。

       时至今日,月关遵守了诺言,而自己却没能充现当初的承诺。

       眼前的场景再次模糊,睁眼,便是那朵再艳丽不过的大花,以及周围无数地小花,洒满了视野的大半。

       伸出手轻触花瓣,感受着自己的状态和花瓣回应一般的抖动,鬼魅愣了许久,然后叹了口气。

       “菊花关啊,你还真是……什么都安排好了。”


————————————

是一定会让人失望的后续呢( p_q)

        






【鬼菊】头七还魂

#非典型现代都市妖怪pa#

#带一点剧组pa#

#鬼:阴间公务员   菊:天路菊花妖#

#偏沙雕向(应该)#



就是说老鬼头七感觉不写点东西说不过去?原作好像只能是刀了,为了发糖所以写了架空世界观。

设定上大家基本都不是人,互相之间心知肚明但是不出意外看破不说破。

武魂殿类似于管事的部门,其他势力都是大公司这种,立场冲突但是大家私下关系都不错。

所以鬼菊都是公务员,地位跟原作相似,可能影响力会更大一点。

鬼菊谈工作的时候叫比比东“冕下”,谈私事的时候叫“东儿”。

大家的兼职工作都是演员。

这些设定提到的不多,主要就是鬼菊贴贴+聊天




     


        月光推开身边堆积的云,抚上道路尽头的墓碑,连同深夜悄无声息的墓园中唯一的人影一同照亮。

       金色的长发在月光的笼罩下带上了一丝圣洁而又神秘的气息,连通往前方墓碑的路都随之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地砖。

       月关口中轻声哼着小曲,步调之轻快在这墓园中格格不入,左手拎着的野餐篮中还有热气冒出,右手把玩着的由几朵品相上好的菊花组成的小花束也是与那些扫墓用的花束截然不同。

       抛开不合适的时间和地点,他更像是走在前去跟朋友游玩的路上——而这则给场景添上了浓浓的诡异感。



       当然,这个时间点并没有谁会在这里闲逛,更不用说注意到这种种不协调,所以月关也自然无所顾忌,来到了他的目的地,道路尽头的那块墓碑。

       那是一块十分特殊的墓地。

       它占地面积很大,装饰不多却尽显主人的尊贵——在这一地难求的大城市的墓园中,显然只有身份地位和贡献不低的人才可以拥有这样的待遇。但是这块碑上并没有能够表明主人真实身份的记号,别说照片了,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而且,熟悉这方面的人便可以看出,这墓刚投入使用恐怕不足一周,却没有什么被祭拜的痕迹……

       哪里都不对劲。

       但这并不影响“祭拜者”的行动。

       月关先是将花束放下,然后几乎是聚精会神地将手放在墓碑上,再缓缓滑动,一双漂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指扫过的地方,饱含着温柔,却又带着隐隐约约的,不可思议的执着和怨念。

       不久后,他将手缩了回来,紧接着动作迅速的开始布置:把柔软的野餐布铺上,将野餐篮里的食物一件件摆出来,拆开保鲜膜后又拿出两人份的餐具,紧接着还有一看就很贵的红酒和高脚杯,连带着银色的烛台和蜡烛……

       如果没有那个火盆和那数目夸张的纸钱,这简直就像是一次浪漫的双人烛光晚餐的餐桌。



       并不似寻常祭拜时应有的跪姿,月关随意地找了个地方靠着坐了下来,边小口抿酒边烧纸钱,同时也开始念念叨叨。

       “老鬼啊,我来看你了。”

       “你的事东儿已经全力压下去了,最后也就只有天斗那边的小报传出了点消息,看的出来他们想要说的震动一些,都写在头条上了,但是效果确实差了点……你要不要看看他们都写的什么东西?真的,我们看的时候都没忍住,太好笑了。”

       他从篮子底下翻出一张报纸扔进了火盆,火舌立刻涌上来将“《斗罗大陆》鬼斗罗饰演者鬼魅杀青后意外遭遇车祸,原作情节恐成事实!”的标题吞噬殆尽。

      “那个肇事者我们也查过了……其实都没有必要查,就是唐三那个小子,出了剧组就去换了车,这能开三叉戟的除了那个家伙就只有他了,海神岛那边的限量版豪车有几个人能开?生怕别人看不出跟海神岛有关系?”

       月关说得有些激动,不久后却又叹了口气:

       “不过这事情不好解决,你也知道那小子背后还有天斗和星罗,海神岛恐怕直接拿他当下一任总裁了……用娜娜的话来说,这次是真的钓到‘大鱼’了,如果这次冕下可以把这潭深水抽干可是大有好处,我们俩的工作也会轻松很多。”

       “当然了,进度应该还是会比较慢的,毕竟每天在剧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不好撕破脸……不过老鬼,你放心,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说到这,月关浅浅地笑了起来,又眠了一口酒,表情却伴随着这笑容变得越来越哀伤,眼眶不知不觉间好像也湿润了起来……

       一只手悄然举起了另一只酒杯,与月关还未从嘴边移开的高脚杯轻碰了一下,阴冷的气息从背后迅速扩散开来,摇摇欲坠的烛光晃了两下便完全熄灭了,云朵也同时遮往了天空中那轮月的眼睛,只留明灭可见的鬼火在墓碑间摇曳。



       金发人在黑暗中眯了眯眼,伸手抓住了那只从自己身后伸出的手,语风一转与先前截然不同,延长的语调带着慵懒的味道:“死鬼~怎么才回来?”

      “最近端午节假日,来往阴间看望家人的和旅游的都多了不少。你知道的,关口那边本来就堵,所以花了点时间排队。”被抓住的手的主人往前一靠,自然地从后面抱住了眼前的人,于对方耳边轻念道,“抱歉。”

       “不,这个我早有预料,所以才花了这么多时间跟你汇报情况,免得你排队的时候无聊。”月关也同样放松地靠向身后的鬼影,不知什么时候手上已经换上了筷子,夹着菜递向鬼魅,“我是说你怎么今天才回来。头七还魂我懂,不然也不会今天来这里,不过你还真就头七才回来?我们的鬼大人还需要遵守这种规矩吗?”

       听着这带着抱怨和嘲讽的话,鬼魅有些心虚,接过那口菜后思索了片刻,然后略带迟疑地解释道:“其实我本来准备立刻回来找你的……就是,我那群兄弟们看我竟然这个时间回去了,就轮番拉着我喝酒什么的,耽搁了一会儿后他们就撺掇我让我干脆头七再过来……”

       “没关系,我懂,谁回老家不是这样?”月关理解地点点头,“不过你那群兄弟有这么奔放吗?上次我去的时候一个个都挺守规矩的呀……”

       “在嫂子面前还不得收敛着点?”鬼影隐约见来到了月关对面,拿起餐具笑着说。

       “也是。”月关也笑了,又一次举起了酒杯。

 


      “对了,菊花关。”

      “嗯?”

      “下次不要再给我烧纸了,太浪费了,我下面的卡里也不缺这点钱。”

      “?你还想要有下次??”

      “我的错,口误。”鬼魅借着早已再次出现的月光细细端详着对面人愠怒的脸庞,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你刚刚说到最后为什么会……抱歉,回来晚了是我不对。但是你知道的吧,也许换到别人身上都说不准,但是我不一样,不论如何,我都一定会回来的。”

       “我知道,我知道的。”月关回答地很快,重复了两遍后又快速补充道,“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不是就算是意思一下也得多少做点样子……”

        那鬼影消失了,又出现在了那人的身前,接着便紧紧抱住了眼前最为珍贵的花朵。

        “好吧……”月关也顺势回抱了过去,将脸埋在那森森鬼气中,深吸了一口气,眼泪夺眶而出,“老鬼,为什么非要我说清楚啊……!我确实很害怕啊……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但我还是会忍不住担心的……担心你出什么意外,担心你就这样永远消失,我再也找不到你了……就算相信你不会有事也没用,我控制不了这种想法,第一天我就忍不住了,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我不能没有你,真的,一天都不行,你还让我等了七天……”

       “对不起,不会有下次了,绝对不会了。”鬼魅的那颗鬼心早就揪了起来,颤抖着斥责着主人的过失,只得催促着身抱得更紧一些,好好珍惜眼前这个人。

       “我知道,也相信你。老鬼,不准有下次了。”月关抬起头,又笑了起来。



       其实并不只有刚刚说的原因。

       月关在心中这样说道。

       这几天,他一直有些恍惚,好像隐约间可以想起找不到源头的画面,可以看到另一个自己,在华美的房间中浑浑噩噩地度日,眼泪和哭声没有停歇过。

       这些记忆是哪里来的呢?是梦吗?月关这样想着。

       仅仅只是现在这样我都会有这样明显的表现,如果真的失去老鬼的话……我大概就会是这个样子吧?

       先前在墓碑前说话时,那如幻灯片一般从大脑中闪过的其中一个画面竟突然异常的清晰。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月光洒在欧式的窗延上,自己披散着头发——散乱的,狼狈的,不堪入目的,如现在一样举着酒杯。那个自己将一杯又一杯的酒灌下肚,哭着又笑了起来,抬头望着那轮月亮,嘴里不断的重复那个名字,说着说着又流下了泪。酒杯已经从窗口落下摔碎,窗沿上的人也摇摇欲坠,失去理智地直接拿起了快要空掉的不知第几个酒瓶,将其送到嘴边……

       月关知道,那同样也是头七那一天,而不同的是……他很确定,那里的老鬼,再也不会回来了。

       于是沉浸在这段根本不应该存在于记忆中的画面里的月关,便也跟着湿了眼眶……



      “对了老鬼,你等下帮我看看,这几天去哪里玩比较好?”

      “嗯?不用上班吗?”

      “你要想的话也可以?东儿也做了两手准备,身体早给你埋这了,ICU那边也做了伪装,你想继续用原来的身份还是换个身份都行。”

      “就继续用原来的吧,不然还想跟你一起的话做铺垫挺麻烦的。”

      “我猜你也会这样选。所以就可以挑地方玩了嘛,毕竟要等住院时间过了才好正大光明的康复,冕下也同意给我放几天假。”

      “看来你这几天也没好好工作……交给蛇矛完成了?”

      “应该是吧,反正我完全没心情就直接摆着了。”

      “你啊……东儿确实做了正确的决定。”

        说着,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就像过去的千万次一样。

       


      “老鬼,我累了,你还麻烦我跑了一趟……”带着撒娇的味道的声音传来。

      “我知道了。”沙哑的回答声中掺杂着叹气的声音。

       墓碑前已经被简单收拾了一趟,只留下几个空盘子反射着月光。

       月光像先前一样铺出了那条带着神秘气息的路,而这次走在上面的则是一个黑发男人,手中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朵大的不正常的,华美无比的菊花。

      他们的身影在月光下拉的很长,很长。

      一直诞伸到墓园的出口,鬼影与菊花,密不可分。




————————

也不知道看不看得懂,大概就是唐三受海神岛那边指示在老鬼杀青后开海神三叉戟创了老鬼的人类身体。事故之后老鬼的人类身体就不能用了,于是本体回了一趟阴间老家,阳间这边月关等人就调查真相加安排后事(?)

因为知道老鬼最晚头七肯定会回来于是就关就准备了晚饭主动去找老鬼了。

是转生设定,虽然知道老鬼不会有事但关还是受到刺激所以间歇性想起了一部分斗罗时期的记忆(就是老鬼离开后的那段)



【鬼菊】献祭

    #月关是魂兽给老鬼献祭设定#

    #月关是魂兽给老鬼献祭设定#

    #月关是魂兽给老鬼献祭设定#

    #小学生文笔#



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新刀子,出现了亿点无端联想,于是忍不住进行了冲动短打。

因为原作动漫漫画都只看过有鬼菊的部分所以可能有挺多bug的,凑合着看吧……



致敬鬼菊互相救赎,最重要最放不下的只有对方,愿为彼此献上一切的绝美爱情。



   冲天的红光裹携着亮眼的金色,直冲云霄,将周围的无关者轻轻推开,以那道平静的跪坐在地上的身影为中心,开辟出一块圣洁的祭坛。


       另外四位封号斗罗显然还未从先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比比东又何偿不是呢?


       想到竟然有十万年魂兽就这样看着自己从小长到大,武魂殿那么多封号斗罗无一察觉,鬼魅被瞬杀所带来的震撼相比起来要小了许多。


       唐三也在被红光推出去后愣在了原地,小舞捂着嘴望着红光,连大明二明那一刻也没有半分趁机逃跑,只是满眼复杂地望着红光的中心。


       他们都没有想到,竟可以再一次见证十万年魂兽融入灵魂的献祭——




        一切本就发生在数秒之间,武魂融合技被轻易打断,相伴六十余年的熟悉的魂力猛地将月光从身边推了出去——伴随着不舍,与坚定。


       摔在地上后起身仰望,却也只能眼看着金光将鬼魅包裹……月关凄厉的叫声随之响起:


      “老鬼——”


       与此同时,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飞身冲向了鬼魅的方向,伴随着所有人都为之一惊的远超月关本该具有的实力的魂力。



       十万年魂兽之力。



       正处在危机之中的鬼魅自然也察觉到了,顾不上痛苦,将视线投向了向自己冲来的身影。


       现在暴露的话……以后会发生什么已经可以预料,生命的最后快速运转的大脑只演算出了一种可能,比对死亡的恐惧更可怕的担忧油然而生。比起自己的生命,鬼魅有更加在乎的事物……没有自己在身边,这朵娇花会遭到怎样的对待可想而知,以月关的性子,接下来的日子会过的很好本就是天方夜谭……现在看来,值得担心的远不仅仅只有这点,毕竟相伴了一个甲子的时间,对方之后会做出什么,鬼魅甚至不用动脑子就可以猜出来……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无法阻制必然的结局。


       于是,只能在一片刺目的金光中深深地望着月关,途劳地留下了自己的愿望:




      “别管我……活下去!”

       



       唐三急急地收回了三叉戟,顾不上掉落的黑色魂骨,而月关也已经来到了自己眼前。


       那饱含着触目惊心的怨毒,愤恨,悲伤,凄凉以及若有若无的无奈的强烈的目光撞进唐三的眼眶,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再也无法忘记这个眼神。


       月关只是瞪了一眼唐三,便扑向了那块掉落的魂骨,将其紧紧抱在怀中,就这样落下跪坐在地。


       好像那块被紧贴心脏的魂骨此刻就是整个世界。




      “老鬼……对不起。”


       他小声说着,语气竟异常的平静。


       我不能答应你。


       毕竟,如果没有你,根本没有办法好好活下去啊……


       活了这么久,又怎会不明白,事到如今,鬼与菊早已不可分割,如果失去了那道一直守护在身旁的鬼影,再坚硬的花瓣也会随之凋零……


       所以,为我着想,也为你着想,与其就这样独活下去,永远在一起,要合适的多。




       于是,红光冲天。




       比比东心情复杂地望着红光,却意外的没有为失去的一枚十万年魂环而失望,也没有试图去打破那结界。


       同时,她也没有信心能够打断献祭——仅从月关身上此时溢出的魂力来看,这份力量甚至连全盛的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加在一起都无法相比。


       金色和紫色交杂的魂力以月关为中心漫开,所过之地,甚至是树上,竟都生出了小小的奇茸通天菊幼苗。


       唐三眼前一亮,却又立刻打消了尝试用海神三叉戟打断献祭去摘花的想法,以免引起已经带着大明二明逃跑的小舞和大明二明的不悦。


       唐三一眼便看出,这开了满地的仙草并非武魂的产物,而是真正的奇茸通天菊——向着中心的它们的王者,致以最高的守护。


       十万年魂兽自然有着尊严,交托一切的献祭不容干扰。


       不愧于连灵魂也一同献上的也献祭,唐三不得不承认,这气势丝毫不比先前幻境中看到的小舞献祭时的场景弱上半分,甚至在相对而言更加简陋的环境下还要强上许多。


       无数花瓣卷起月关手上的魂骨,在他充满决绝与爱意的目光中于半勾勒出另一道人影,正是刚刚化为灰烬的鬼魅。


       起身,向前,轻抚爱人不久前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脸庞,一滴泪水落入脚下的花丛中,引得金光波动。


       相比起来,猎魂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在那个身影消失时,月光便恍惚间看到了两人一起的无数个镜花水月,而自己自然而然地全力奔向了那团鬼影,最后黑烟于指尖划过,他绝望地扑了个空。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那个未能完成的拥抱了。


       “老鬼,你休想丢下我独自离开。”


       带着轻快而又高傲如平时的调笑的语气,花枝恋恋不舍地松开了鬼影毫无知觉的怀抱,最后轻轻献上耗尽一切的浅吻,于对方额处微微一点。


       红色的魂环升起,连带着主人的笑容和缓缓化为光点的身形,彻底化为爱人的所有物。


      待鬼魅睁眼,将会看到的,便只会有遍地花海映衬着的那朵悬在面前巨大的奇茸通天菊,


      从及自己身上月关用灵魂换来的,不合常理的,闪着耀眼的红光的第十个魂环。


——————————————————

前前后后脑了挺多东西的,如果有人想看的话也许等放假后我能前因后果写个中短篇?(←过分自信)


后续来了: 不值得被抱有期待的后续 

Q:倘若得了花吐症,会吐什么花?

深圳兰花。据说这种花拍卖的话,能卖一百多万人民币,那样就算得不到爱啊什么的也可以为亲人留下一大笔财产了。此外,这个绝对比吐钱要来的划算:

1.沾了血的钱有几个人会收?

2.就算吐人民币,一次也只能吐一百一百的,哪怕是吐欧元也没有直接吐花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