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书隐于林

就是说真的真的完全没有雷点

【鬼菊】献祭

    #月关是魂兽给老鬼献祭设定#

    #月关是魂兽给老鬼献祭设定#

    #月关是魂兽给老鬼献祭设定#

    #小学生文笔#



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新刀子,出现了亿点无端联想,于是忍不住进行了冲动短打。

因为原作动漫漫画都只看过有鬼菊的部分所以可能有挺多bug的,凑合着看吧……



致敬鬼菊互相救赎,最重要最放不下的只有对方,愿为彼此献上一切的绝美爱情。



   冲天的红光裹携着亮眼的金色,直冲云霄,将周围的无关者轻轻推开,以那道平静的跪坐在地上的身影为中心,开辟出一块圣洁的祭坛。


       另外四位封号斗罗显然还未从先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比比东又何偿不是呢?


       想到竟然有十万年魂兽就这样看着自己从小长到大,武魂殿那么多封号斗罗无一察觉,鬼魅被瞬杀所带来的震撼相比起来要小了许多。


       唐三也在被红光推出去后愣在了原地,小舞捂着嘴望着红光,连大明二明那一刻也没有半分趁机逃跑,只是满眼复杂地望着红光的中心。


       他们都没有想到,竟可以再一次见证十万年魂兽融入灵魂的献祭——




        一切本就发生在数秒之间,武魂融合技被轻易打断,相伴六十余年的熟悉的魂力猛地将月光从身边推了出去——伴随着不舍,与坚定。


       摔在地上后起身仰望,却也只能眼看着金光将鬼魅包裹……月关凄厉的叫声随之响起:


      “老鬼——”


       与此同时,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飞身冲向了鬼魅的方向,伴随着所有人都为之一惊的远超月关本该具有的实力的魂力。



       十万年魂兽之力。



       正处在危机之中的鬼魅自然也察觉到了,顾不上痛苦,将视线投向了向自己冲来的身影。


       现在暴露的话……以后会发生什么已经可以预料,生命的最后快速运转的大脑只演算出了一种可能,比对死亡的恐惧更可怕的担忧油然而生。比起自己的生命,鬼魅有更加在乎的事物……没有自己在身边,这朵娇花会遭到怎样的对待可想而知,以月关的性子,接下来的日子会过的很好本就是天方夜谭……现在看来,值得担心的远不仅仅只有这点,毕竟相伴了一个甲子的时间,对方之后会做出什么,鬼魅甚至不用动脑子就可以猜出来……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无法阻制必然的结局。


       于是,只能在一片刺目的金光中深深地望着月关,途劳地留下了自己的愿望:




      “别管我……活下去!”

       



       唐三急急地收回了三叉戟,顾不上掉落的黑色魂骨,而月关也已经来到了自己眼前。


       那饱含着触目惊心的怨毒,愤恨,悲伤,凄凉以及若有若无的无奈的强烈的目光撞进唐三的眼眶,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再也无法忘记这个眼神。


       月关只是瞪了一眼唐三,便扑向了那块掉落的魂骨,将其紧紧抱在怀中,就这样落下跪坐在地。


       好像那块被紧贴心脏的魂骨此刻就是整个世界。




      “老鬼……对不起。”


       他小声说着,语气竟异常的平静。


       我不能答应你。


       毕竟,如果没有你,根本没有办法好好活下去啊……


       活了这么久,又怎会不明白,事到如今,鬼与菊早已不可分割,如果失去了那道一直守护在身旁的鬼影,再坚硬的花瓣也会随之凋零……


       所以,为我着想,也为你着想,与其就这样独活下去,永远在一起,要合适的多。




       于是,红光冲天。




       比比东心情复杂地望着红光,却意外的没有为失去的一枚十万年魂环而失望,也没有试图去打破那结界。


       同时,她也没有信心能够打断献祭——仅从月关身上此时溢出的魂力来看,这份力量甚至连全盛的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加在一起都无法相比。


       金色和紫色交杂的魂力以月关为中心漫开,所过之地,甚至是树上,竟都生出了小小的奇茸通天菊幼苗。


       唐三眼前一亮,却又立刻打消了尝试用海神三叉戟打断献祭去摘花的想法,以免引起已经带着大明二明逃跑的小舞和大明二明的不悦。


       唐三一眼便看出,这开了满地的仙草并非武魂的产物,而是真正的奇茸通天菊——向着中心的它们的王者,致以最高的守护。


       十万年魂兽自然有着尊严,交托一切的献祭不容干扰。


       不愧于连灵魂也一同献上的也献祭,唐三不得不承认,这气势丝毫不比先前幻境中看到的小舞献祭时的场景弱上半分,甚至在相对而言更加简陋的环境下还要强上许多。


       无数花瓣卷起月关手上的魂骨,在他充满决绝与爱意的目光中于半勾勒出另一道人影,正是刚刚化为灰烬的鬼魅。


       起身,向前,轻抚爱人不久前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脸庞,一滴泪水落入脚下的花丛中,引得金光波动。


       相比起来,猎魂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在那个身影消失时,月光便恍惚间看到了两人一起的无数个镜花水月,而自己自然而然地全力奔向了那团鬼影,最后黑烟于指尖划过,他绝望地扑了个空。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那个未能完成的拥抱了。


       “老鬼,你休想丢下我独自离开。”


       带着轻快而又高傲如平时的调笑的语气,花枝恋恋不舍地松开了鬼影毫无知觉的怀抱,最后轻轻献上耗尽一切的浅吻,于对方额处微微一点。


       红色的魂环升起,连带着主人的笑容和缓缓化为光点的身形,彻底化为爱人的所有物。


      待鬼魅睁眼,将会看到的,便只会有遍地花海映衬着的那朵悬在面前巨大的奇茸通天菊,


      从及自己身上月关用灵魂换来的,不合常理的,闪着耀眼的红光的第十个魂环。


——————————————————

前前后后脑了挺多东西的,如果有人想看的话也许等放假后我能前因后果写个中短篇?(←过分自信)


后续来了: 不值得被抱有期待的后续 

评论(143)

热度(1182)

  1. 共14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