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书隐于林

就是说真的真的完全没有雷点

【鬼菊】头七还魂

#非典型现代都市妖怪pa#

#带一点剧组pa#

#鬼:阴间公务员   菊:天路菊花妖#

#偏沙雕向(应该)#



就是说老鬼头七感觉不写点东西说不过去?原作好像只能是刀了,为了发糖所以写了架空世界观。

设定上大家基本都不是人,互相之间心知肚明但是不出意外看破不说破。

武魂殿类似于管事的部门,其他势力都是大公司这种,立场冲突但是大家私下关系都不错。

所以鬼菊都是公务员,地位跟原作相似,可能影响力会更大一点。

鬼菊谈工作的时候叫比比东“冕下”,谈私事的时候叫“东儿”。

大家的兼职工作都是演员。

这些设定提到的不多,主要就是鬼菊贴贴+聊天




     


        月光推开身边堆积的云,抚上道路尽头的墓碑,连同深夜悄无声息的墓园中唯一的人影一同照亮。

       金色的长发在月光的笼罩下带上了一丝圣洁而又神秘的气息,连通往前方墓碑的路都随之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地砖。

       月关口中轻声哼着小曲,步调之轻快在这墓园中格格不入,左手拎着的野餐篮中还有热气冒出,右手把玩着的由几朵品相上好的菊花组成的小花束也是与那些扫墓用的花束截然不同。

       抛开不合适的时间和地点,他更像是走在前去跟朋友游玩的路上——而这则给场景添上了浓浓的诡异感。



       当然,这个时间点并没有谁会在这里闲逛,更不用说注意到这种种不协调,所以月关也自然无所顾忌,来到了他的目的地,道路尽头的那块墓碑。

       那是一块十分特殊的墓地。

       它占地面积很大,装饰不多却尽显主人的尊贵——在这一地难求的大城市的墓园中,显然只有身份地位和贡献不低的人才可以拥有这样的待遇。但是这块碑上并没有能够表明主人真实身份的记号,别说照片了,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而且,熟悉这方面的人便可以看出,这墓刚投入使用恐怕不足一周,却没有什么被祭拜的痕迹……

       哪里都不对劲。

       但这并不影响“祭拜者”的行动。

       月关先是将花束放下,然后几乎是聚精会神地将手放在墓碑上,再缓缓滑动,一双漂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指扫过的地方,饱含着温柔,却又带着隐隐约约的,不可思议的执着和怨念。

       不久后,他将手缩了回来,紧接着动作迅速的开始布置:把柔软的野餐布铺上,将野餐篮里的食物一件件摆出来,拆开保鲜膜后又拿出两人份的餐具,紧接着还有一看就很贵的红酒和高脚杯,连带着银色的烛台和蜡烛……

       如果没有那个火盆和那数目夸张的纸钱,这简直就像是一次浪漫的双人烛光晚餐的餐桌。



       并不似寻常祭拜时应有的跪姿,月关随意地找了个地方靠着坐了下来,边小口抿酒边烧纸钱,同时也开始念念叨叨。

       “老鬼啊,我来看你了。”

       “你的事东儿已经全力压下去了,最后也就只有天斗那边的小报传出了点消息,看的出来他们想要说的震动一些,都写在头条上了,但是效果确实差了点……你要不要看看他们都写的什么东西?真的,我们看的时候都没忍住,太好笑了。”

       他从篮子底下翻出一张报纸扔进了火盆,火舌立刻涌上来将“《斗罗大陆》鬼斗罗饰演者鬼魅杀青后意外遭遇车祸,原作情节恐成事实!”的标题吞噬殆尽。

      “那个肇事者我们也查过了……其实都没有必要查,就是唐三那个小子,出了剧组就去换了车,这能开三叉戟的除了那个家伙就只有他了,海神岛那边的限量版豪车有几个人能开?生怕别人看不出跟海神岛有关系?”

       月关说得有些激动,不久后却又叹了口气:

       “不过这事情不好解决,你也知道那小子背后还有天斗和星罗,海神岛恐怕直接拿他当下一任总裁了……用娜娜的话来说,这次是真的钓到‘大鱼’了,如果这次冕下可以把这潭深水抽干可是大有好处,我们俩的工作也会轻松很多。”

       “当然了,进度应该还是会比较慢的,毕竟每天在剧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不好撕破脸……不过老鬼,你放心,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说到这,月关浅浅地笑了起来,又眠了一口酒,表情却伴随着这笑容变得越来越哀伤,眼眶不知不觉间好像也湿润了起来……

       一只手悄然举起了另一只酒杯,与月关还未从嘴边移开的高脚杯轻碰了一下,阴冷的气息从背后迅速扩散开来,摇摇欲坠的烛光晃了两下便完全熄灭了,云朵也同时遮往了天空中那轮月的眼睛,只留明灭可见的鬼火在墓碑间摇曳。



       金发人在黑暗中眯了眯眼,伸手抓住了那只从自己身后伸出的手,语风一转与先前截然不同,延长的语调带着慵懒的味道:“死鬼~怎么才回来?”

      “最近端午节假日,来往阴间看望家人的和旅游的都多了不少。你知道的,关口那边本来就堵,所以花了点时间排队。”被抓住的手的主人往前一靠,自然地从后面抱住了眼前的人,于对方耳边轻念道,“抱歉。”

       “不,这个我早有预料,所以才花了这么多时间跟你汇报情况,免得你排队的时候无聊。”月关也同样放松地靠向身后的鬼影,不知什么时候手上已经换上了筷子,夹着菜递向鬼魅,“我是说你怎么今天才回来。头七还魂我懂,不然也不会今天来这里,不过你还真就头七才回来?我们的鬼大人还需要遵守这种规矩吗?”

       听着这带着抱怨和嘲讽的话,鬼魅有些心虚,接过那口菜后思索了片刻,然后略带迟疑地解释道:“其实我本来准备立刻回来找你的……就是,我那群兄弟们看我竟然这个时间回去了,就轮番拉着我喝酒什么的,耽搁了一会儿后他们就撺掇我让我干脆头七再过来……”

       “没关系,我懂,谁回老家不是这样?”月关理解地点点头,“不过你那群兄弟有这么奔放吗?上次我去的时候一个个都挺守规矩的呀……”

       “在嫂子面前还不得收敛着点?”鬼影隐约见来到了月关对面,拿起餐具笑着说。

       “也是。”月关也笑了,又一次举起了酒杯。

 


      “对了,菊花关。”

      “嗯?”

      “下次不要再给我烧纸了,太浪费了,我下面的卡里也不缺这点钱。”

      “?你还想要有下次??”

      “我的错,口误。”鬼魅借着早已再次出现的月光细细端详着对面人愠怒的脸庞,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你刚刚说到最后为什么会……抱歉,回来晚了是我不对。但是你知道的吧,也许换到别人身上都说不准,但是我不一样,不论如何,我都一定会回来的。”

       “我知道,我知道的。”月关回答地很快,重复了两遍后又快速补充道,“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不是就算是意思一下也得多少做点样子……”

        那鬼影消失了,又出现在了那人的身前,接着便紧紧抱住了眼前最为珍贵的花朵。

        “好吧……”月关也顺势回抱了过去,将脸埋在那森森鬼气中,深吸了一口气,眼泪夺眶而出,“老鬼,为什么非要我说清楚啊……!我确实很害怕啊……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但我还是会忍不住担心的……担心你出什么意外,担心你就这样永远消失,我再也找不到你了……就算相信你不会有事也没用,我控制不了这种想法,第一天我就忍不住了,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我不能没有你,真的,一天都不行,你还让我等了七天……”

       “对不起,不会有下次了,绝对不会了。”鬼魅的那颗鬼心早就揪了起来,颤抖着斥责着主人的过失,只得催促着身抱得更紧一些,好好珍惜眼前这个人。

       “我知道,也相信你。老鬼,不准有下次了。”月关抬起头,又笑了起来。



       其实并不只有刚刚说的原因。

       月关在心中这样说道。

       这几天,他一直有些恍惚,好像隐约间可以想起找不到源头的画面,可以看到另一个自己,在华美的房间中浑浑噩噩地度日,眼泪和哭声没有停歇过。

       这些记忆是哪里来的呢?是梦吗?月关这样想着。

       仅仅只是现在这样我都会有这样明显的表现,如果真的失去老鬼的话……我大概就会是这个样子吧?

       先前在墓碑前说话时,那如幻灯片一般从大脑中闪过的其中一个画面竟突然异常的清晰。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月光洒在欧式的窗延上,自己披散着头发——散乱的,狼狈的,不堪入目的,如现在一样举着酒杯。那个自己将一杯又一杯的酒灌下肚,哭着又笑了起来,抬头望着那轮月亮,嘴里不断的重复那个名字,说着说着又流下了泪。酒杯已经从窗口落下摔碎,窗沿上的人也摇摇欲坠,失去理智地直接拿起了快要空掉的不知第几个酒瓶,将其送到嘴边……

       月关知道,那同样也是头七那一天,而不同的是……他很确定,那里的老鬼,再也不会回来了。

       于是沉浸在这段根本不应该存在于记忆中的画面里的月关,便也跟着湿了眼眶……



      “对了老鬼,你等下帮我看看,这几天去哪里玩比较好?”

      “嗯?不用上班吗?”

      “你要想的话也可以?东儿也做了两手准备,身体早给你埋这了,ICU那边也做了伪装,你想继续用原来的身份还是换个身份都行。”

      “就继续用原来的吧,不然还想跟你一起的话做铺垫挺麻烦的。”

      “我猜你也会这样选。所以就可以挑地方玩了嘛,毕竟要等住院时间过了才好正大光明的康复,冕下也同意给我放几天假。”

      “看来你这几天也没好好工作……交给蛇矛完成了?”

      “应该是吧,反正我完全没心情就直接摆着了。”

      “你啊……东儿确实做了正确的决定。”

        说着,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就像过去的千万次一样。

       


      “老鬼,我累了,你还麻烦我跑了一趟……”带着撒娇的味道的声音传来。

      “我知道了。”沙哑的回答声中掺杂着叹气的声音。

       墓碑前已经被简单收拾了一趟,只留下几个空盘子反射着月光。

       月光像先前一样铺出了那条带着神秘气息的路,而这次走在上面的则是一个黑发男人,手中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朵大的不正常的,华美无比的菊花。

      他们的身影在月光下拉的很长,很长。

      一直诞伸到墓园的出口,鬼影与菊花,密不可分。




————————

也不知道看不看得懂,大概就是唐三受海神岛那边指示在老鬼杀青后开海神三叉戟创了老鬼的人类身体。事故之后老鬼的人类身体就不能用了,于是本体回了一趟阴间老家,阳间这边月关等人就调查真相加安排后事(?)

因为知道老鬼最晚头七肯定会回来于是就关就准备了晚饭主动去找老鬼了。

是转生设定,虽然知道老鬼不会有事但关还是受到刺激所以间歇性想起了一部分斗罗时期的记忆(就是老鬼离开后的那段)



评论(4)

热度(111)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