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书隐于林

就是说真的真的完全没有雷点

【鬼菊】记忆碎片

  前文:【鬼菊】献祭 


    #月关是魂兽给老鬼献祭设定#


    #小学生文笔#


    #私设成堆#


    #开挂爽文走向#


    #ooc预警#


    #非连续性文本阅读#


本人小说动漫漫画都只看过鬼菊相关片段,所以私设会非常多,建议不要带脑子看。

为了防止坑掉整个系列可能都会以小片段的形式走。

情感上偏爱武魂殿。

不一定只有月关是魂兽。




以上真的都没有问题吗?







       鬼魅几乎不曾失去意识——尽管不甘心,也不情愿,但他几乎猜得到,自己很快就会迎来苏醒。

       那朵独属于鬼影的娇花立刻浮现在眼前,那种只会对自己展露的笑容,包含着些许隐隐约约的青涩……

       鬼魅一振,反应过来环顾四周。

       是狩猎魂兽时会驻扎的营地,以及年轻了不少的月关。

       “你总是盯着我干嘛?伤口还疼吗?”眼前的月关靠了过来,那对醉人的瞳孔中还带着单纯与真挚,“给我看看,我再包扎一下。”

       “不,我没事。”果然,身后传来阴沉的答复,一回头,是当时的自己。

       记忆中的鬼魅躲躲闪闪的眼神被月关捉了个正着,一句句担忧的话语环绕在耳畔。

       鬼魅记得,在一次狩猎魂环的过程中,他们碰到了一只很强大的魂兽,危机时刻,月关毫不犹豫地挡在了鬼魅面前,而相应的,鬼魅也拦下了另一只躲在暗处的魂兽的袭击。

       虽然二人均有受伤,但这两只配合默契的魂兽也自然而然成了他们的魂环,也正是这一次,鬼魅想明白了……

      “月关。”

       我知道下一句是什么。鬼魅望着那个打断了月关的滔滔不绝的自己这样想着。

       “我,喜欢你。”

       不错了。那时,两人刚一起达到60级,狩猎完第六个魂环。

       看明白了双方互相靠近的心的鬼魅,思量片刻后选择了告白。

       “老鬼……?”月关似乎有些吓到了,愣了好一会,而鬼魅就这样看着他,静静地等待着答复。

       “我也是……”不久后,月关挣扎着微红着脸开口道,“但是……可以等我一下吗?”

       “需要思考的时间?”得到有些出乎意料的答案的鬼魅歪了歪头。

       “不,不是,我忍不住现在就想答应你。”月关抬起头认真地望着鬼魅,眼中的那种幽深甚至让鬼魅产生了一种陌生感,“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也喜欢你,但是,可以再等我一下吗?”

       似乎是猜到了就算再追问下去也只会得到相同的答案,当时的鬼魅只是点了点头。

       相处了这么久,他早知道月关藏了不少秘密,也不曾尝试过去探索其中的细节。既然已经确认了对方的心意,那么他可以等,等月关接受两人的关系,等月关能够放下心来,亲口将那份秘密告诉自己。

       鬼魅旁观着这段记忆,叹了口气。他记得自己并没有等太久,两人刚满70级,月关便迫不及待地投入了自己的怀抱——当然,那时的鬼魅对恋人这一系列举动背后的原因浑然不知。

       眼前的景象模糊了,一恍,变成了另一个样子——武魂殿的房间。

       鬼魅立刻就知道了,这正是自己刚刚想象的场景。

       两人刚满90级,前去狩猎第九魂环的前一个晚上。

       月关站在窗前,迎着月光,而鬼魅则在他背后望着他,等待他开口。

       那时的鬼魅早已清楚,带着怎样的神情的月关是想要认真地谈论某件事的。

       “老鬼。”月关背着光,转过头来开口道。

        鬼魅注意到,记忆里的自己此刻好像比印象中还要紧张。

        “你杀了我吧。”

        “!……”

         正如鬼魅只是震惊却并没有追问原因一样,月关也没有浪费时间解释原因。

         那时的鬼魅已经90级了,已经可以辨别出了。

       那股力量远超认知中月关应有的实力。

       自己的恋人,是十万年魂兽。

       “要是真成了武魂殿的长老可就不能回头了,如果这魂环魂骨一定要给谁的话,我只想给你。”

      “别怪我在这种时候提这种事啊,毕竟如果你的第九魂环不来自我的话我真的会很困扰。”

       “当然,就算忍不住也别现在动手哈,等明天我们演一下,到时候我们先找个理由脱离队伍,你后再想个办法顺理成章地杀了我,应该会……老鬼?”

       鬼魅没有说什么,只是上前轻轻抱住了月关。

      “收一下吧。”鬼魅轻声说道。

      “什……”月关一愣,又笑了出来,“是指气息吗?没关系的,如果被发现了你就可以直接动手了~”

       “……你不会被发现的。过去不会,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

       于是在那个越收越紧的怀抱中,月关叹了口气:“你真的考虑好了吗?吸收了第九魂环后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啊……如果一定要有那一天,我希望那个人是你——那个人只会是你。”

       “不会有那一天的。”

       “我不会让任何人拥有你的魂环。”

       没有什么坚定的海挚山盟,也没有慷慨激昂的论述,只是在月光下普通的交流,将一个秘密揭露,然后又深藏于心底。

       最后,简单地交换一个承诺。

       鬼魅旁观着这一幕,脸色阴沉了下来。

       时至今日,月关遵守了诺言,而自己却没能充现当初的承诺。

       眼前的场景再次模糊,睁眼,便是那朵再艳丽不过的大花,以及周围无数地小花,洒满了视野的大半。

       伸出手轻触花瓣,感受着自己的状态和花瓣回应一般的抖动,鬼魅愣了许久,然后叹了口气。

       “菊花关啊,你还真是……什么都安排好了。”


————————————

是一定会让人失望的后续呢( p_q)

        






评论(43)

热度(158)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